<
国际新闻

韩国者的双面人生:朴槿惠并不是终结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2-07 16:53

  三月的首尔,春天已经来临。尽管还残留着料峭,樱花却已蓄势待放,用不了多久,就将占据首尔的每个角落。

  3月10日当地时间上午11时,随着宪法法院代院长李贞美的一锤定音,长达93天的总统案终于尘埃落定。随着八位宪法法官的一致同意,曾誓言“嫁给祖国”的总统朴槿惠跌落神坛,瞬间化身为一介草民,创造了韩国宪政史上第一位被下台的总统纪录。

  然而,继第一位被下台的韩国总统之后,朴槿惠也将成为韩国宪政史上第四位被检方传讯的总统。韩联社3月20日报道,韩国检察厅特别调查本部将于当地时间21日上午9时30分传唤前总统朴槿惠,对她受贿、滥用职权等嫌疑进行调查。

  “在过去的五个多月里,我觉得我一直在过着双面的生活。工作日的时候,每天我和所有其他人一样,面无表情地走进地铁赶去工作;一到周末,我开启兴奋紧张的模式,像其他人一样涌上街头,投入到各种活动中。”在问及朴槿惠案通过后的感想时,目前在首尔一家电力供应公司担任技术顾问工作的宋圭喆先生对澎湃新闻()如是说。

  在美国漫画“双面人(Two-Face)”中,哈维·邓特作为地方检察官,一方面因为人刚正不阿而备受民众爱戴;另一方面却因被黑帮报复而激发出了其的一面。

  或许很多韩国民众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因为总统“亲信门”,他们过上了与哈维·邓特不一样的双面生活,在沉默和亢奋的转换中度过了五个多月。

  已经是下午时间6点,伴着最后一抹余晖,宋先生走出地铁站。就在3月10日上午11时多,他兴奋地得知宪法法院刚通过了总统朴槿惠的案。

  据韩联社3月10日报道,总统朴槿惠被罢免的判决结果一出炉,赞成的公民团体和部分市民欢呼雀跃,高喊“这是烛光的胜利”。

  “得知(宪法法院判决)的那一个瞬间,非常开心,长期的坚持终于是好的(结果),可以长吁一口气了。”在过去的五个多月里,除了闷头工作,如果周末时间允许,宋先生总会乘地铁到光化门附近参加烛光集会。从背包中拿出网购的蜡烛、带上各式条幅,穿过拥挤的人潮,已经成了他再熟悉不过的动作。

  一旦走进队伍,我就不想像平日那样沉默,反而开始变得兴奋。我和大家一起喊着下台、,希望(国家)能听到我们的声音。”宋先生接着说道,“当我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我变得更加勇敢了,因为你知道,这和呆在地铁里不一样,(人们)都是非常沉默。”

  无独有偶,来自韩国、目前在中国留学的郑京美也谈到了她在韩国国内的许多朋友也因为案过上了“双面生活”。“除去那些支持朴槿惠的人,的确很多人都习惯了在工作日保持沉默,在周末进行的生活。”

  而对于同样参加过若干次烛光集会的徐池静小姐来说,在经历过得知案通过的兴奋之后,皆大欢喜的结局则使她想起了“岁月号”事件发生后地铁上愤怒的沉默。

  “我忘不了在岁月号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在我坐地铁上班的路上,地铁就像葬礼一样黑暗,所有人都面无表情,静默无声。岁月号给国民造成了巨大创伤,但我们却无能为力。” 目前在首尔一家石化公司就职的徐池静告诉澎湃新闻。

  2014年4月16日,载有476人的“岁月”号客轮在韩国全罗南道珍岛郡屏风岛以北海域意外进水并最终沉没,仅有172人获救。这是韩国近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海难事故,韩国总理因此引咎辞职。

  徐池静说,朴槿惠任期内发生了不少重大事件,无论是岁月号事件还是中东呼吸终合症(MERS)事件,其间政府的无能增加了人们的愤怒。 这样的愤怒积累到一定程度,在这次“崔顺实垄断国情”事件中得到了一次性爆发。

  此前,《联合早报》曾报道称,由于韩国总统朴槿惠“闺蜜干政”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新闻媒体天天报道,让许多人感到疲惫。韩国民众为缓解不安和无助的情绪,纷纷学习历史,试图从中得到一点安慰。

  如今朴槿惠案最终落实,宋先生的感受则依旧是“五味杂陈”。“如今终于通过,我感到既欣慰又疲倦,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宋先生说。

  宋先生进一步表示,尽管由于韩国检方和朴槿惠之间的拉锯战,过去五个多月的生活让他疲倦,但是现在当他静下心来的时候,还是会产生对朴槿惠的怜悯,“不知道她是天使还是魔鬼,两种心情甚至非常矛盾”。

  韩联社的报道称,一旦朴槿惠被罢免总统职务,除保留最长10年的警卫服务外,其他礼遇将一笔勾销。此外,朴槿惠还将丧失任内依宪享有的检控豁免特权,并将以嫌疑人身份接受检方调查。

  提及总统朴槿惠,郑京美则为她感到非常遗憾。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时刻。朴槿惠作为韩国总统,曾经有过备受尊敬和敬仰的美好时刻。然而,遗憾的是,她没有将这种时刻保持到最后。”她告诉澎湃新闻。

  比起宋先生,徐池静作为年轻一代,显然已经有了自己坚定的答案,认为应该将朴槿惠的身世和错误分开看待。“虽然她曾受到很大的创伤和苦痛,但这和她在任期内犯的错误是两码事。假如从一开始,是有资格的人成为总统,朴槿惠就不会被或受处罚了。”

  纽约外交关系协会(CFR)美韩政策计划主任史奈德表示,韩国政府目前的首要任务将是如何重建韩国人民对国家的信任。

  曾在多国居住成长的郑京美也持同样观点。“一旦信任被摧毁,要谈论尊敬就是很难的事情。当朴槿惠已经不再是韩国受人爱戴的总统时,她也理应因为自己的错误行为而下台。因为政府和公民之间的信任已经被破坏了,需要被重建。”

  “从头至尾我既不支持也不反对朴槿惠,但我一直对于这位东亚的首位女总统保持着关注,我希望她能做得很好,但是她使我失望了。”郑京美强调。

  据韩国《中央日报》3月10日报道,总统朴槿惠被罢免之后,代总统黄教安先后拨通了国防部长韩民求和外交部长尹炳世的电话,下达了强化全军警戒力度,保护国民生命和不能有丝毫动摇的指示。报道称,韩国迎来宪政史上从未发生过的总统缺位局面,外交安全上面临着严重威胁。

  徐池静认为,韩国目前的在朴槿惠上台之初就已开始。在2012年的大选中,朴槿惠以微弱优势打败竞争对手文在寅,赢得了总统大选,当时双方的选票几乎不相上下。“朴槿惠执政的4年里,韩国世代之间的、地区之间的日趋严重,因此韩国的当务之急在于团结国民。”

  此前,在3月10日中午韩国宪法法院做出罢免总统的判决后,首尔当地出现暴力。据韩国警方消息,截至3月11日,身亡的集会参加者已经增至3人。“虽然(后)社会有希望步入正轨,但我认为还不能掉以轻心。”徐池静对后韩国社会的,深感担忧。

  更糟糕的是,还不止发生在国内。“朴槿惠事件最大的影响,是损害了韩国在国际上的国家形象,使得韩国作为世界上的一员,国际名誉大幅度下跌,是韩国在国际关系中的一个。”郑京美指出。

  但在徐池静看来,进步也仍旧在发生。“到90年代为止,对韩国普通国民来说,还是与自己无关的领域。经历过卢武铉的案之后,韩国国内民众的方式逐渐进步,国民学会开展和平,非暴力的意识也增强了,在之前的蜡烛集会中也没有发生重大事故。我们的民众在不断进步。”

  2002年,韩国卢武铉总统在陷入反对派势力危机时,很多人为了反对开始烛光,最终成功地驳回了。由此,不少韩国民众主动参与,能够改变国家的自信心和责任感油然而生。

  巧合的是,当被问及如果日后有机会拜访朴槿惠是否愿意相见时,郑京美和徐池静都坚决地表示“不愿意”、“不值得”。

  “我觉得卢武铉是韩国最好的总统,因此我希望文在寅能够成为下一位韩国总统,因为文在寅即使在受到攻击时,也一直主张卢武铉精神。” 徐池静对即将到来的激烈大选满怀憧憬。